站里站外——记全国青年文明号唐山供电公司建设路营业站

发布日期:2014/3/27   发布人:团中央

          唐山的春天说到就到,眨眼间,簇簇新绿就挤满了楼房之间的空隙,嫩嫩的叶片在和风中愉快地跳动着。这是四月的一个双休日。电话给唐山供电公司建设路营业站打过去,接电话的正好是站长宋子成,听明我的来意后,他嘿嘿一笑,叮咛我,别穿皮鞋,最好穿旅游鞋。

采访和鞋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去野外旅游。说走就走,不大功夫就到了。建设路营业站座落在唐山市建华西道和煤医道的交汇处,右侧和正前方都有高压线昂昂扬扬地穿行而过,可以想见,夜晚的建设路营业站,如一座守护神,俯视着天幕下的万家灯火。

早晨刚刚做完卫生的营业大厅,显得格外干净明亮,还未寒喧几句,有人就提着鲜灵灵的疏菜走了进来,大概是刚去完早市顺道来问电费在哪儿交,待弄清情况,是交电费储蓄的,当值的张丽静告诉他,今天双休日银行歇班,并满脸微笑说,麻烦您多跑一趟,星期一您来就可以交了。正说着,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晃晃悠悠地踏上了门口的台阶,宋子成赶忙拉开门迎上去,搀着老人进了大厅,让他坐好交费,找余的几分硬币,老人执意不要,说拿着也丢了,小张就取出一个小本儿记下来,注明楼牌号。她告诉我,下次抄收员就可以上门代收电费,以方便老人,这几个零钱也一同算入下笔电费。与此同时,被站里姐妹们称为大姐的单苗霞在另一边不停地解释着,来人交了两笔电费要求注明,说是电费太高,怀疑别人偷电,单姐告诉他,把屋里所有电器关了看电表转不转,再不行摘下来校校,来人点头称是。宋子成告诉我,今天当值的不是小单,而是另一个姐妹,因家里有事,小单就主动顶了上来。

在大厅里,我至始至终注意着一个女同志,她翻着厚厚的已卷了边的打印本,边翻边记,有人介绍道,这是抄收员杨建华。只见她齐耳短发,脚蹬一双旧了的但洗得干净的李宁牌旅游鞋,显得干干练练的样子,她告诉我,前一阵住院做手术,落了几户,现在得赶快补上。见杨师傅今天出去抄表,我一时来了精神,想与她一块去体验体验。她朝我脚下一看,说改日吧。这时,我才明白了宋子成站长为什么一再叮咛我穿双旅游鞋。原来,抄收是个量脚板比脚劲赛韧性的活儿,上楼下楼踮着脚尖仰着头看电表,累着呢。我只好放弃这个念头,邀杨师傅一起聊聊。

身体恢复还未完全见好的杨师傅坐下来似乎比站着更不舒服,但一问起抄收,话匣子就打开了。她说抄收是个车辘轮活儿,没完没了,人也是忙得团团转,没有节假日,白天黑夜你都得出去,抄、收、催。时间长了,性子磨绵了,身子骨累垮了,抄不了难受,不抄了也难受,整天就那些户,满脑子围着你转,家庭收入好的,只要你按期抄准抄好,一般都能收上来。碰上难缠的,只得靠磨了,磨功夫,磨时间,磨耐心,谁能坚持到底谁就赢了。春节过后,我去一平房抄表,表下有一桌子挡着,看不清表数,我问邻近的人,他们指了指一个卖肉的,那人长得粗实高猛,我让他把桌子搬了,没想到他吼得山响:谁说的!嘴上骂骂咧咧拎过一把斧子,几下就把桌子劈的七零八落,我当时那个怕呀,心都提到嗓子眼上。把表抄完,走出人群,我的腿都软了,坐在马路牙子上,眼泪扑漱漱地掉了下来。都这个份儿上,我也给自己打气,你用电交钱,天经地义,我怕个啥呀,胆也正了气也消了。事后我才知道,他与邻里不和,拿这事撒气。在我抄的这些户中,百分之三十的要跑三趟,有些还要跑六、七趟,咱们站里工作做得细,抄完表发电费通知单(黑色的),银行存储不多了,还得发一个储蓄催办单(绿色的),逾期不交的,还有一个催交单(蓝色的),陪我一起抄收的丈夫开玩笑说,黑绿蓝,一见就犯难。这些年,出租房屋的人多了,张北小区有一住户发生一笔电费就是找不到人,从物业公司查到在面粉厂,有人说是他妈在大虹桥3号楼住,找了好几圈,就是没有,是不是30号楼?没想到添了一个零,还真找到了,这时正是大冬天,冻得我手不知放那儿才好。人心换人心,大城山城子庄北街的客户对我可好了,虽说那儿平房在山上,上山下山累得我气喘吁吁,但乡亲们好着呢,遇到下雨,赶快拿出自家的雨具,有的家里没有人,邻居就把自己的钱先垫上交费,省得我再跑一趟。

杨师傅说得正起劲呢,门外一阵摩托车声响,一黑红脸膛的汉子闯了进来。杨师傅介绍道,这是我爱人,他招呼杨师傅,快走吧。杨师傅起身向我笑了,说趁家里都有人,能多跑几家呢。俩口子向我招了招手,就融入窗外的人流车海中。

在建设路营业站,不知从何时起,形成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这些清一色的女抄收员,抄收时,婚前由父母陪着,谈恋爱时就由恋人陪着,结婚后由丈夫陪着,照宋站长的话说,他们有一支经得起考验的“三陪”队伍,陪出了感情,陪出了友情与理解,更陪出了营业站工作的蒸蒸日上。

抬头看看墙上的挂表,1010分。这时,宋站长招呼我,看看校表位去。车刚上正道,迎面一结婚车队,顿时把街上喧染成节日的气氛,我们只好停下来,宋站长又给我唠起了一件事,说前天有件事,差点没把张丽静气哭,一客户中午喝完酒,仗着酒劲,拿着储蓄单问,账上有钱,为啥还要催、催、催,指着小张的鼻子就骂街,张丽静硬是耐着性子向他解释,还不行,跑到我办公室,大骂一通,其实都是银行账户变更出了差,这说明我们工作还没做到家。没想到那客户第二天打来电话,连连道歉。原来小张晚上抽时间给客户作了解释,我心里一热,当着大伙儿的面给张丽静一个口头委屈奖,虽然分文不给,但在建设路站,大伙儿认这个。

婚车热闹而过,我们直奔张大里楼,看是供电公司的,一下子围了上来,这个问电费,那个说想装空调电有没有问题……宋站长一一作了回答。张大里楼是新建居民小区,使的都是电子表,表位和房号弄混了,造成误抄,随行的小崔打开表盖,宋站长就轻轻敲开客户房门,互相用手机联系对位,怕声音大影响别人,小崔活儿干的漂亮,一会儿,就把表位与房号一一对应,并贴上条子,楼口的老大爷执意拉我们去家坐坐。关上房门,老人悄声说道,顶层一住户有时在电表上瞎鼓捣,宋站长记了下来,并连说谢谢。

回到车上,已是中午11点,下站是一对老年夫妇家里想装空调,儿子不在身边,想走一条空调线,属于做好事。敲开房门,老人笑盈盈地迎着我们,电线、插座都准备好了,小崔问了问装空调的位置,将线剪好,装上插座,不大功夫,就将线走了出来。临走时,老人执意塞给宋站长两瓶好酒,弄得宋站长一个红脸,将酒放下,赶紧走人。

在车上,小崔显得一脸疲惫,问累不累,他眼睛一亮,累啥呀,干着供电公司的工,领导又关心,姐儿们哥儿们处得挺好,我知足了。原来小崔干过很长的一段临时工活儿,后来顶工上了班,此中酸辣苦咸,他知道这份工作的不易。回到站里,12点过10分,小张和单姐还在等着我们,小张家里有事急着赶回去了。单姐家里丈夫和儿子做好饭在家等着呢,宋站长死活拉她与我们一块吃,说他请客。在路边的一个小店里,四个小炒四碗肉丝面,大家吃得有滋有味。我这才了解了单姐的身世。1976年那场大地震,夺走了小单父母的生命,剩下姐妹五人,她排行老二,那年她15岁,生活的困顿与磨炼,使她学会了吃苦、坚韧与爱心,在站里,看见谁家有事谁家孩子有病,她着急,大伙儿也知道她这副热心肠,有事就找她,这不,今天这班又是顶别人,望着打扮得清清爽爽的单姐,我由衷生出一种敬意。

这是一座没有教室的学校

宋站长告诉我,把送出去的电变成看得见的钞票,真不容易,都说电也姓“霸”,叫“电霸王”,现在你试试,老百姓不买你的账,你态度不好姓什么也白搭。我看报纸说,民警去居民家查户口,走楼梯声音响,敲门声大,老百姓反感。我仔细一琢磨,抄收员抄收时不也是天天上楼下楼,挨家挨户敲门吗,敲好了,说你供电公司的人素质高,说不好,啥难听的话也是你的,怨谁呢,于是,站里统一要求抄收员上下楼脚步轻,敲门声轻,与客户交谈语调要轻。还有,你甭看这营业大厅,不亚于一个社会小舞台,你得仔细琢磨琢磨,早晨一上班进来的,大都是老人,早起锻炼或去早市买菜顺道来交电费,我就叮咛咨询引导员在门外迎候,以防上台阶有个闪失,遇上耳背眼花的,就更不能怠慢,要如同子女对待自己的父母那样热心、耐心。到了下午上班, 就显的有些热闹,有些客户午饭喝了些酒,气粗声大,红脖子胀脸,一句话说的不对付就骂街。去年夏有一天,启北楼一客户,走进大厅就嚷嚷开了, 自称坐了八年大牢,没有什么可怕的。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七八个敞胸露背的小伙子,个个满嘴酒气,副站长骆琼和引导员主动迎上去,倒茶递水,让消消气, 他们根本不理会, 上二楼要找能管事的,骆琼还是耐心地给解释。原来,此人与妻子离婚,孩子说家里停了电,当他知道是营业站给掐的就来气了。其实他们家拖欠电费达半年之久, 多次催交都以种种理由往后拖,实在没辙才断的电。 一看这阵势,我告诉他,电费交了,立即复电。这时,站里都出去干活了,有人劝我,千万别去。大老爷们怕啥呢,我招呼上急修班的熊师傅去了。走到半道,他告诉我,电费我现在就交了,电你送上,我就不去了,临别时,他拉着我的手说,这离婚的人啊……话还未完,扭头就走,这时,刚还凶巴巴的他,眼睛却湿湿地,,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一线连着千万家,让光明温馨着每一个家谈何容易,建设路营业站出名了, 办公室里奖牌镜匾和锦旗挂了不少,可每任站长都看重的是这样的教育:唐山大地震,在一片废墟上忍饥挨饿的人们是多么渴盼温暖和光明啊,当一刹那间,灯光划破了城市的漫漫长夜, 给多少遭受心灵重创的人们以生的希望。这生动的一课, 成为每个进站的年轻人的必修, 老师就是经历过地震的每个人。从根上培土浇水,这传统如同一只接力棒,使每个人感到责任大了眼睛亮了。建设路营业站就如同一个人才培育基地,传统的教育,爱站如家的教育,互帮互学的教育,使从这座没有教室的学校出去的人,不管走到什么工作岗位, 都是个顶个的棒。公司团委书记张显东多次到营业站蹲点,抓住争创青年文明号这一契机,使每个人都变成岗位上的行家里手,从服务方式到服务内容,不断地拓展了“青年文明号”活动的内涵。

见到徐伟娜,是骆琼几次打传呼把她拽回来的。小徐告诉我,有几户拖欠电费得时时盯着,这位复员不久的女抄收员,用了一个军人侦察时特专业的术语给我说。小徐复员前, 在深圳搞边检,接触的都是些香港和台湾的客人,只要礼貌周全,懂得法规制度,工作一般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可干抄收员,一下子翻开了全新的一页,更让她受不了的是有些客户动不动骂街,为此,她常常委屈的背地里哭鼻子, 对当过兵的她,脏苦累,那算啥呀, 可就是这一点她受不了。郭大里有个客户从103楼搬到303楼后, 把银行储蓄的钱都取了出来,小徐找到居委会问到住址,女主人不承认自己用电,男的在屋里骂脏话,特难听。有理还不打上门客呢,小徐的倔劲也上来了,骂归骂,只要把电费交了,她拿出师姐交给她的看家本领,反复解释,不急不躁, 惹的邻居也出来看热闹,小徐的耐心,连邻居也看不惯了,纷纷替她说话,那人只好把电费交了,走出楼口,小徐一摸脸,火辣辣地,她感觉脸皮“厚”多了。言谈中, 小徐一脸的坚强,她感谢师傅们的传帮带,也非常感谢妈妈,晚上催费,都由妈妈陪着,有时晚上7点多钟出去,趁下班家里有人,想多跑几户,10点才能回来。小徐还私下告诉我, 当兵时似乎贼大胆,现在出去最怕大胆贼,兜里收了钱, 就把佩戴的牌子摘下来,怕招眼怕偷。说完,小徐爽朗地笑了起来。

在采访中,我记住了一个人的名字,路北区甲三居委会主任刘明,刘妈妈在全市乃至全省都有响当当的名气,甲三居委会在全国名气也大着呢, 建设路站干脆与其搞了个社区共建,不管是强强联合也罢,还是优势嫁接也行,建设路站把甲三当成了课堂, 学的就是人家一点:真诚与服务。甲三有600多个下岗,一些有门路的人找到了饭碗,可还有200多号人只能靠居委会办的三产安置,一个小小的社区如同鸡蛋壳壳做道场,他们硬是变成了不断壮大发展的市场,建设路站的上级主管领导赵经理和黄书记告诉站里,把这点真经学回来,不愁把电卖不出去,不愁把电费收不回来,于是, 只要是甲三有用电的活儿,站里就多派几个人,体验体验。

当我见到刘明主任时,爽性的刘妈妈一拍大腿,甭再提学我们了,她前几天给唐山劳动报的记者打电话,说表扬表扬营业站,你来了,我也给你叨咕叨咕。你看看,甲三要开车棚,办小卖部居民食堂,还要办面包厂……哪一样也缺不了电啊。去年八月份,面包厂添置了大烤箱,从北京请的师傅,面都醒好了,电却出了问题,一查是超负荷,如不及时送电,那面全都坏了,说实话居委会做这些买卖, 也是舍孩子套狼赔不起,一个电话打到站里,就来了两个师傅,正是大热天,说大妈你甭着急,一会儿就给接好了。我们盘下了一个食堂,准备改造改造,好家伙,门一开, 里边的电线跟踟蛛网似地,那个乱呀!我说别怕,找建设路营业站,于是,表也换了线也新了灯也亮了,亮堂堂地点起了下岗职工的心气劲儿来。大伙说请吃顿饭吧,他们不吃,送礼吧, 他们摸出一张监督反馈卡片来递给我,我眼花,就让旁边的人念“不要,不要……”一长串儿,我寻思着,家有家法,行有行规,别难为人家, 那就送锦旗吧,一面火红的旗子,那是下岗职工的心意呀!

告别刘妈妈,走在大街上,一阵春风迎面扑来, 我想,一根电线,连接的是老百姓的心,供电职工的情啊!

这是一个大家庭

家住祥和里211 楼的周洪武老夫妇赶到站里拿出两张单据,询问上次电费和这次为啥相差20多块钱,宋站长拿着单子在微机上一调让老人看,原来交的总数没错,只是电量数弄差了,他向两位老人解释清楚,是抄收员工作失误,老人叮嘱千方别难为抄收的孩子,有份工作也不容易,宋站长深知老人的心意。建设路营业站37名职工, 年轻人多,女职工多,孩子妈多,管理着58个居民小区7万多用户,电费实抄和实收都达到100%, 谈何容易,加上管辖的是唐山市区繁华地段,商业网点多,又是市党政机关所在地,公司领导也多次告诫我,建设路营业站是公司窗口服务的一面旗帜,你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关系着供电公司的形象,职工的眼睛都盯着你们,丝毫不能放松,不仅要工作一流、服务一流,而且还要不断创新,要勇立排头不让。为此,站里广泛征求客户意见,照宋子成的话说,正正“家风”。

    路北区祥富里小学校长刘润君老师反映, 催费单上话太生硬,再说老师暑期外出,不知道交电费,把电给停了,冰箱里的东西那不坏了,建议见到客户本人后停电如何。于是,站里广泛采纳客户意见,开展了要想服务好,学会说“你好”等活动,同时,推行“首问负责制”,即客户一踏进营业站的门,对要解决的问题必须作出正确解释或主动引导客户办理所需业务,不得以“我不知道不清楚”为由推诿。对牵扯到每个职工利益的站务问题,站里一律“阳光下操作”,人人心平气顺,工作起来得劲。

有人说,女人堆里有“三多”:话多、事多、是非多。建设路营业站80%是女工,站领导时时叮嘱姐妹们,从你这儿事情别多。大家把一腔热情全部融入在姐妹们的互相关爱之中,谁因工作不能照顾孩子,就有人自告奋勇把孩子接到家里,时间久了,连孩子都知道那个阿姨家汤热,那个阿姨家饭香。在站里。姐妹们不论是内勤外勤,不管是年龄大的还是年龄小的,不管是工龄长的还是工龄短的,工作相互支持,生活相互关怀,在大家的眼里,建设路营业站是一个团结的集体,特别能战斗的集体。

文章写到这儿,就应该收笔了,可采访中,大伙儿叮咛我,你该写写宋站(他们亲切的称呼),姐妹们私下朝我嘀咕,连宋站的对象都是他们在张罗,只要大家不同意,他就不能谈,姐妹们担心,万一宋站娶的不温柔称心,那不就惨了。

军人出身的宋子成做事雷厉风行,被姐妹们称为娘子军里的“洪常青”,论年龄他最大,不管是擦玻璃拖地板,脏活累活抢着干。去年,妻子两次住院,他都下班后才去医院看护,6月,妻子因患急性胰腺炎不幸去世,巨大的悲痛占据了他的心灵,说好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在背地不知多少次偷偷地流泪,他后悔没有在妻子生前多安慰她、陪伴她、照顾她。当时站里正值半年电费回收的关键时刻,他处理完妻子的后事,立即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建设路营业站出了名,得的奖牌一块又一块,那是职工们汗水凝结的丰硕成果。建设路营业站职工走了一批又一批,他们无论走在哪里,都在产生着一种效应,那就是,干最优秀的事情;建设路营业站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他们每人的心里都有一段美丽的记忆。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吧:董洪生、王吉刚、耿润瑗,还有宋子成。

                                姜宗朴

                           2001年4月2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