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无悔的青春铸造生命的雕塑---“全国青年文明号”中南海新华门哨位

发布日期:2014/3/27   发布人:团中央

         中南海是党中央、国务院所在地,是全国人民崇敬和向往的地方。

新华门素有“国门”之称,门上悬挂着庄严的国徽,门前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门的两侧有军容严整、军纪严明、雕塑般巍然挺立的礼兵日夜警惕地守卫。这里展示着国威军威,展示着共和国的尊严和礼兵的风采。

1997731日,对守卫在这里的礼兵来说,是永远难忘的。这一天,共青团中央在这里隆重举行“全国青年文明号”——中央警卫团新华门哨位挂牌仪式。

1020分,新华门内东侧彩旗飘扬,鼓乐齐鸣,在镶嵌着“为人民服务”五个金光灿烂大字的影壁前,一列列警卫战士身着礼兵服,个个精神抖擞,英姿飒爽。

中央办公厅领导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称赞中央警卫团新华门哨位是一个先进青年集体,是中办广大团员青年的骄傲,也是中央警卫部队的光荣。勉励新华门哨位的官兵保持荣誉,珍惜在新华门工作的难得机会,永葆人民子弟兵的本色,确保新华门的安全,让党中央放心、让全国人民放心!

随着金闪闪的“全国青年文明号”铜牌上的鲜红绸巾缓缓落下,热烈的掌声和激昂的军乐使新华门警卫战士再一次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

翻开新华门警卫部队的历史,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辉煌的成长之路。

1949年春天,党中央从北京香山双清别墅迁入中南海之前,警卫部队奉命进驻中南海并接管了新华门的警卫勤务。这座历经沧桑的红色门楼从此成为新中国庄严神圣的国府门。多少风云人物从这里出入,多少国宾车队从这里经过,在这里站岗放哨,执勤巡逻,成了一代又一代警卫战士的光荣与自豪。

尽管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军服换了一种又一种,部队的编制、番号换了一次又一次,可是,警卫战士对新华门的热爱,对警卫工作的无限忠诚却从未改变。他们把最真情的付出留在了新华门,把美好的人生岁月留在了这平凡而又光荣的哨位。

这里镌刻着警卫战士闪光的人生足迹,这里记录着警卫战士对党的赤胆忠心。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发生了动乱和反革命暴乱,一些别有用心的闹事者多次围攻、冲击新华门。警卫战士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听从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指挥调动,圆满完成了守卫新华门的警卫任务。面对反动分子的煽动、蛊惑,他们坚定地站在党中央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边,向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做耐心的宣传教育工作;面对暴徒的侮辱谩骂、疯狂冲击,战士们忍辱负重,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提出了“誓与新华门共存亡”的口号,在大门前臂挽臂、肩并肩,铸成了一道冲不垮、攻不破的“人墙”。一些气焰嚣张的暴徒,时不时用石头、瓶子、鞋子袭击警卫战士,尖利的玻璃深深地扎进干部徐均国的肩膀里,疼痛钻心,鲜血直流,他咬紧牙关,坚决不下火线,和战士们一起用血肉之躯,挡住了暴徒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在六十多个日日夜夜里,警卫战士风餐露宿,坚守岗位,挡住了暴徒和不明真相群众的冲击39次,抢救戒严部队受伤官兵19人,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新华门的安全,维护了党和国家的尊严,受到了党和人民的肯定和赞扬。

时任新华门哨位所在中队的政治教导员顾祥建同志,19899月,作为特邀代表出席了全国劳动模范和全国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同年,所在中队党支部被中共中央组织部命名为“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

身着礼兵服,手执礼兵枪,守卫在庄严而神圣的国府大门前,这是多么光荣,多么让人羡慕啊!然而,却极少有人知道礼兵的劳累和辛苦。

烈日炎炎的盛夏,当人们在树荫下漫步,在游泳池戏水,在空调下办公时,新华门的礼兵却身着礼兵服、穿马靴、戴手套,雕塑般坚守在岗位上。头上烈日蒸,脚下热气涌,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汗水顺着帽墙往下滴,顺着后背、胸膛往下流,一班哨下来,衣服被汗水浸透了,马靴里都能倒出水来,不少同志裆部溃烂,生了皮肤病,患了脚气,却仍然坚持站在哨位上。北风凛冽的寒冬,当人们裹得严严实实在大街上行走,在温暖如春的屋子里聊天时,新华门的礼兵却在哨位上经受着寒冷的侵袭,为了保持严整的军容、良好的形象,执勤时战士们不能穿棉衣。虽然部队领导专门为他们购买了保暖内衣,采取了不少防寒措施,但仍然挡不住大门口过道刺骨般的寒风,许多战士手脚生了冻疮,脸上裂了口子,患了腰肌劳损、关节炎,但他们从不叫一声苦,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神圣的职责。

1995年冬天,战士曹在腾由于连续上哨执勤,他的手被冻伤,肿得象“面包”一样,每上完一班哨,从冻裂的伤口处流出的浓血都把伤口与手套紧紧地粘在一起,只能在温水中浸泡才能摘下来。战友们见他冻成这样,纷纷要求替他上哨,但他坚决不同意,他说:“我是新华门的一名战士,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礼兵是新华门的形象,铁的纪律和崇高的信念使他们始终像一尊雕像挺立在哨位上。

一天傍晚,战士陈永旭正在全神贯注地执勤,一只小壁虎从房上掉在了他的肩膀上,爬到了衣领边,顺着脖子钻了进去。小壁虎在衣服里爬来爬去,这可难为了小陈,他长这么大,从未遇到过这种事。他的脸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真想马上脱下衣服抓住它教训一顿。但严格的日常养成和哨位纪律使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哨位上。

无私奉献是警卫战士应具备的品德,这种品德体现在工作上就是对警卫事业的挚爱和对首长的忠诚。

1997219日,小平同志离开了我们。伟人长逝,举国同悲,新华门警卫战士更是异常悲痛,决心以实际行动来悼念这位世纪伟人。在怀仁堂担负礼兵勤务的杜林溢由于连续执勤着凉,患了重感冒,时不时地打喷嚏。部队领导安排他休息,但他说:“哨位的情况我熟悉,请领导放心,我能坚持。”他听人说喝醋能防止打喷嚏,就向炊事班要了一碗醋,一口气就喝了下去。上哨时,他把一枚硬币含在嘴里,用牙紧紧地咬住,以特有的方式,表达了警卫战士对小平同志深切的怀念。

去年3月,新华门哨兵张永群执勤时,突然出虚汗,感觉鼻子将要向外流血。此时正值外宾车队就要进入新华门,已来不及将他从哨位上调换下来。小张为了保持严整的军容,良好的形象,将一滴一滴鼻血吸入嘴里,咽到肚子里,难耐的血腥味几乎使他晕倒,但他凭着一股执着的信念,一直坚持到车队通过。

在新华门哨位,礼兵们至今还传颂着这样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有一年冬天,战士刘向东的父亲来北京探望儿子,从未出过远门的父亲只知道儿子在中南海当兵,到北京后却不知道怎样与儿子取得联系。远远地望着新华门,老人心中既高兴,又发愁。高兴的是儿子能为中央首长站岗上哨,愁的是来到中南海却见不到儿子。小刘当时正在新华门上哨,与日夜思念的父亲相距只有几十米,看到父亲在长安街上走了一趟又一趟,心中有说不出的难受,只能给养育自己十几年的父亲行注目礼。下哨后,他急忙请了假,到长安街上找了一大圈才把父亲接到了招待所。

这就是新华门的警卫战士,他们始终视纪律如铁,视形象如命。

在人们的心目中,礼兵步伐雄壮,身姿挺拔,纪律严明,礼仪庄重,是那样的潇洒迷人,威武雄壮。然而,有谁能记得清,为了练就这一切,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流下了多少辛勤的汗水……

也许,下面这一组礼兵们一天的训练量统计,能帮您解开答案:

5000米长跑;

100个俯卧撑;

100个仰卧起坐;

100个屈蹲起;

500次操枪法;

2小时立正站立……

当战士们站在训练场上,背靠“为人民服务”的影壁,眼望“站出国威、站出军威”的醒目标语,他们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挥汗如雨,刻苦训练。练正步,鞋子一双双磨破了,大家动手自己修,修好了继续练;练操枪法,手掌练肿了、磨出了血,战士们缠上绷带接着练;练站立,时间长了眼冒金星,晕倒了,爬起来坚持练。

为了练就过硬的作风,他们从不放弃任何一个锻炼的机会。新华门哨位距中队食堂有800多米的路程,他们就把去饭堂路上当成了队列训练的好时机,练齐步、踢正步,每天来回6趟,一年下来,就是1752公里。

要说艰苦的训练练就了过硬的素质,那么部分战士为了克服一些痼癖毛病,做到站有站相,走有走相,费尽了心思,想尽了办法。

战士刘兵有不停地眨眼习惯,这是礼兵的大忌。为了纠正这一痼疾,每到休息时,他就用胶布把眼皮拉紧贴在额头上,强行改变这一已经有十几年的习惯;

战士张太权两肩不平,他就坚持在单杠上吊臂纠正,手臂拉肿了,吃饭连碗都端不起来,但他从不放弃;

还有个别同志为了纠正歪头,就在衣领上别上大头针;许多同志为使头正颈直、姿态端正,晚上睡觉不用枕头,站立训练时或用背包带和木板捆紧双腿,或在两腿中间夹上一枚硬币,一站就是几小时。

高强度的训练,练就了高素质的队伍。新华门的警卫战士做到了“走——头顶着托盘不掉,站——四个小时不倒”。

新华门的礼兵不仅要练就过硬的军事素质,还必须具备熟练的业务技能。新华门进出车辆多,哨兵一看车牌就必须判定是否畅通。战士们的茶余饭后,训练间隙,个个抱着业务在专心致志地学习;晚上的路灯下、洗漱间到处都留下了战士不知疲倦的身影,上百辆车号每个战士都能在1分钟之内一口气背出来。他们还坚持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提高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应急方案有许多种,战士们对每一种方案都熟记在心,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做到自己的位置清楚,担负的任务清楚,联络的方法清楚,保证了随时拉得出、用得上、打得赢。

每当游人从新华门前经过时,他们都会被礼兵挺拔的军姿、严整的军容和威武潇洒的执勤动作所吸引,所感染,或驻足翘望,赞叹不已;或拿起相机,留下这美好的一刻。

199611月,瑞典首相佩尔松来华访问,当车队通过新华门时,他被哨兵雕塑般的形象感动了,从车窗探出头来,伸出大拇指,不停地说:“OKOK”。

战士的胸怀最宽广,最无私。

新华门警卫战士用一颗颗赤诚的心,在本职岗位上默默实践着美好的人生追求。

他们不仅特别讲政治、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而且在处理奉献与索取、大家与小家、苦与乐、得与失上,更表现出无私宽广的胸怀。

    战士王秀波入伍不到两个月,父亲就因病去逝。母亲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没有把这不幸的消息告诉自己唯一的儿子。王秀波年迈的爷爷、奶奶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沉重打击,先后病倒,相继离开了人世。在部队领导和战友们的关心和帮助下,王秀波没有消沉,没有倒下,而把全部的悲痛化作了工作的动力,严格要求,勤奋工作,先后被中队评为警卫标兵、优秀士兵,多次受嘉奖,并在同年度兵中第一个被列为党员发展对象。

分队长许传良,服役整整四年,面临走与留的选择。他的女朋友四处托人,在老家给他找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临近老兵退伍,他的女友专程来北京,动员小许退伍,尽快参加工作。可是小许看到当时新华门人员少、警卫任务重,就主动向组织请求留下来。他对女友说:“我当兵几年,是组织把我培养成一名成熟的军人。现在部队需要我,我又是党员,更应留下来,为新华门多做点贡献……”话没说完,他的女友就气愤地打断了他:“难道你心里只有工作,一点也没有我?!我给你找一份好工作容易吗?你不替我想一想,也应该替你自己的前途想一想。”是回家工作,还是继续服役,许传良经过反复思考,还是选择了后者,相恋五年的女友怀着痛苦的心情,“失望”地与小许分了手。许传良在给女友的最后一封信中写到:“我是爱你的,但我也爱这身绿色的军装。既然两者不可兼得,我只能在这里深深地为你祝福!”这就是警卫战士崇高的思想境界。

良好的军人素质是无价的财富。每年老兵退伍前夕,新华门战士倍受地方用人单位的青睐,许多大公司、大企业纷纷登门,许以高薪聘用。

去年年底,某公司驻北京总部想招一批新华门的退伍战士到他们那里去工作。公司答应,工资上不封顶,下不少于千元,如果被长期留用,还可以在北京结婚、分房子。这样的条件对祖祖辈辈生活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村籍战士来说,不可谓不优越。分队长刘光强面试时,公司负责人很赏识他,想让他直接负责一个保安分部。这对一个家庭贫困、经济收入很低的战士来说是个很好机会。但是,当组织上考虑分队缺骨干,决定让刘光强再留队一年,他愉快地服从了组织安排。

新华门警卫部队这个群体里,象王秀波、许传良、刘光强这样的战士还有很多,是他们用火热的青春和无私的奉献确保了新华门的安全。         

鱼水情谊浓,战士责任重。

每天清晨,当鲜艳的五星红旗从哨兵的手中冉冉升起的时刻,警卫战士心中就会升腾起一种崇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正是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促使他们把新华门作为党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的一个窗口,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架起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的桥梁,谱写一曲曲为人民服务的动人乐章。

19929 14日傍晚,一名男子突然晕倒在新华门东侧便道,值班员白宗贵接到报告后,立即赶到出事地点,见此人已神志不清,不省人事。他立即与中南海警卫组联系,将病人送往北京急救中心。由于抢救即时,终于把病人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白宗贵还及时与病人的单位和亲人取得联系,一直忙到凌晨三点多。病人康复后,与家人一起给新华门送来一面绣有“助人为乐、风格高尚”八个大字的锦旗。他拉着白宗贵的手激动地说:“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新华门警卫战士的恩情我永世不忘!”

去年7月的一天,正在上游动哨的李振华、杜林溢见一名小姑娘在离门不远的便道上徘徊,就上前询问。当姑娘得知他们是新华门的哨兵时,就象见了亲人一样。告诉哨兵她是河南开封人,因与父母闹矛盾,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来到了人地两疏的北京。几天来,她既累又饿,水土不服,想起家庭的温暖,父母的慈祥,一心想回家,但所带的钱都花完了,只能流落街头。得知这一情况,新华门的官兵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一边安排食宿,一边帮她与家人取得联系。第二天,区队长张向阳帮她买好车票,并把她送上了火车。在列车上,姑娘流着泪对张区队长说:“解放军叔叔,回家后我一定听父母的话,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考北京的大学,经常来看你们!”

驻守在这里的国门卫士,几十年如一日,以对党的赤胆忠诚、对警卫工作的无比热爱和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立足本职,无私奉献,经受了各种政治风浪的考验,圆满完成了守卫新华门的神圣使命,他们的出色表现赢得了祖国的信任,人民的赞誉。新华门哨位连续12年被树为标兵门卫;1989年、1997年两次荣立集体三等功;1995年、1996年先后被中办团委和中直团工委授予“青年文明号”称号;自1997年,连续5年被团中央授予“全国青年文明号”。近年来,先后涌现出了总参优秀基层干部黄三华、“全军带兵爱兵优秀班长汪宝等一大批先进典型。

    回顾历史,新华门的礼兵们倍感自豪,展望未来,他们满怀豪情,决心再接再厉,再创辉煌,为新华门哨位谱写更加光辉灿烂的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