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不动的青春之旗---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分公司塔中作业区

发布日期:2014/3/26   发布人:团中央

         说起沙漠,人们自然会联想到起伏如潮、无边无际的沙丘和疯狂肆虐、席卷一切的风暴,在很多人眼里,沙漠是神秘莫测而不敢走进的。然而,就在被誉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塔中,就在这块方圆几百公里荒无人烟的神奇地方,矗立着一座现代化的油田,活跃着一支敢向沙漠宣战的年轻队伍??塔里木油田分公司塔中作业区;就在一望无际、遮天蔽日、昏天昏地的漫漫风沙中,飘扬着一面吹不倒、撼不动的青春之旗青年文明号旗帜,展示着新一代石油青年勇战沙海、敢叫风沙低头的青春风采。

几年来,塔中作业区通过开展青年文明号活动,引导青年职工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对石油事业的无限忠诚、开拓创新的科学态度和直面困难的乐观主义精神在大漠深处浇灌了一株鲜艳的石油花,在“死亡之海”谱写了一曲当代青年的创业歌。

把理想融于现实,让信念熊熊燃烧

我们这个集体现有职工96名,绝大多数是九十年代以后从全国24所大中专院校和全国16个省区市90个不同的地方陆续分配来的大中专毕业生,平均年龄不到30岁。虽然他们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院校,虽然他们性格迥异、爱好有别,但都是写了申请书志愿要求来的,都是十里挑一、百里挑一的优秀学生。他们中很多人本可以留在大城市,干些轻松的工作,但都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塔里木,来到了塔中。

颜文豪,四川人,1997年从华东石油学院毕业后主动申请来到塔里木。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艰苦地方比城市更能锻炼人。”几年来,他感到人格、毅力、能力等方面有了明显提高,很快成长为采油一队副队长。回想当时的选择,他说:“塔里木是个大熔炉,当时的选择是对的。”

任今明,1995年从西南石油学院毕业时,父母通过朋友帮忙,替他找了一份工作,但他拒绝了。他说:“我想靠自己的能力,不愿靠父母。自己从农村出来,不怕吃苦。哪个地方有人呆,我也就能呆。塔里木是新开发的油田,更能施展自己的本领”

石油是工业的血液,是国民经济的命脉。在塔里木寻找和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油气田是几代石油人的共同追求和夙愿,是广大会战青年的共同事业。我们把有机会参与和建设这个世纪性工程作为自己的光荣和自豪,把蕴藏在塔里木地下的石油亲手采出来作为他们的理想和志向。

理想真的可以支撑一切吗?“塔克拉玛干”,维语的意思是“进去出不来”。塔克拉玛干沙漠自然条件极其恶劣,年降雨量少于60mm,年蒸发量却高达21002400mm左右。3月至9月是风季,风速817m/s,最高时可达30m/s,沙丘移动迅速。这里无地表水,地下水是苦咸水,人、畜不能直接饮用。“这也入,那也入,无孔不入”的漫漫黄沙和“天茫茫,地茫茫,人心茫茫”的无边心境,对这些踌躇满志的年轻人无疑是一种考验。

今年23岁的何凌去年从重庆石油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来到塔里木油田,就盼望到塔中作业区工作。他想塔中地处沙漠腹地,正好考验一下自己的冒险精神。他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初进塔克拉玛干沙漠,看到一望无际、连绵起伏的沙丘,心中豪情万丈,这就是令人却步的‘死亡之海’吗?我也终于进到这片神秘的土地上,可以大干一番了,真想叫司机把车停下,对着蓝天兴奋地大吼几声。可一旦进入塔中作业区,才感到这里太寂静了,孤单寂寞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我想家,想家那边的繁华和热闹,这时我又想大喊,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后来,他通过参加青年文明号活动,通过与师傅谈心,觉得师傅了不起,便也呆了下来。现在,他认为自己的生活与城市人相比或许内容单调一些,但生活质量应该说更高,因为自己没有虚度光阴,因为自己的生活实实在在。

青春本是一叶舟,理想信念则是启航的帆。塔中作业区在开展青年文明号活动过程中,把理想信念教育作为加强青年思想政治工作的核心内容来抓。他们通过召开青年文明号活动大会、授青年文明号旗、召开座谈会、报告会等多种方式,宣讲党中央、国务院对石油职工的亲切关怀和殷切期望,宣讲石油工业在国际政治斗争和国民经济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宣讲加快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宣讲塔里木会战的大好形势和艰苦任务,帮助团员青年充分认识塔里木油田在我国石油战略中的地位,认识塔中油田在塔里木油田发展中的历史地位,特别是充分认识“西部大开发”和“西气东输”给塔里木油田实现跨越发展提供的良好机遇,增强了团员青年的责任感和紧迫感,激发了他们为油拼搏、报效国家的豪情壮志。他们结合青年人特点组织开展了“理想、信念、人生”演讲比赛和“扬起时代风帆,铸造塔中精神”主题教育活动,举行了学习当代石油青年楷模秦文贵座谈会,组织团员青年收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并开展讨论,高尚的精神感染着青年,升华着他们的思想境界。

今年30岁的何孝斌当年在中原石油学院上学时,学生科科长找他谈话,希望他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写入党申请书。可他觉得入不入党无所谓,入不入党没什么用处,为此父亲还和他理论了一番。来到塔中作业区初期,他仍觉得只要干好自己本职工作就行了,思想上进步不进步无关紧要。可干了一段时间后,他就慢慢为这个团结向上、青春勃发的集体所感染,深深地感到这是一个提高自己、锻炼自己的地方。在这里,思想上不要求进步是会落伍的,是呆不下去的。各种行之有效的思想教育工作使他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他主动写了入党申请书,并在199812月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塔中作业区的发展史就是年轻人的成长史。塔中作业区副经理刘明赐兴奋地告诉我们:这里适合青年人工作和生活。1994年大学毕业的张强,由于技术业务水平高、工作能力强,很快由普通职工成长为技术带头人,再走上副站长、站长的工作岗位。1997年大学毕业的颜文豪,由于各方面表现突出,工作两年后就被提拔为采油队副队长。在塔中,我们看到一大批青年在这里获得了比老油田更多的发展机会,经受了更多的锻炼,正在茁壮成长。

塔中作业区的年轻人们说得好:生活是五颜六色的,既需要牡丹盛开,也需要胡杨存在。做沙漠中的胡杨,我们义无反顾!

每当有人来参观,塔中作业区的年轻人们都会领大家去看沙漠腹地的那一片胡杨林。据说,那如铮铮铁骨般挺立在漫漫黄沙之中的胡杨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我想,不朽的,又岂止是胡杨?塔中作业区年轻人为了祖国的石油事业奉献青春的执着和信念是永远不朽的。

艰难困苦顶着干 保尔精神放光彩

在塔中油田,工作的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春天花红草绿、阳光明媚,秋天硕果累累、天高云蓝,但沙漠的春秋却是风沙肆虐。那风没个定数,一天之内就可以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刮个遍。起风后,前往后冲,后往前钻,上往下压,下往上旋,简直没有方向。狂风席卷的大漠黄沙,搅得遮天蔽日,辨不清方向,井场、计量间、联合站经常被“铺”上十几公分厚的沙尘,不用说正常的巡检、维护工作,光是清理沙子就需要干上大半天。

夏天,地表温度达到74度,空气中刮过的热风也有40多度。塔中油田油质好、气油比高,高温下容易起火,需要增加巡检次数,很多人耐不住高温的炙烤常常晕倒。冬天,沙漠气温有时降到-32℃。采油工顶着凛冽的寒风穿梭在每一个井场,检查设备、维护保养、检查渗漏、记录数据,记录数据三、五分钟往往就冻得双手麻木。

选择了沙漠,就意味着选择了艰苦,选择了在艰苦中磨炼成钢。塔中作业区把引导青年艰苦创业作为开展青年文明号活动的重中之重,着力把青年职工锻造成为“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他们在每个时期都制定明确的鼓舞人心的青年文明号创建目标:地面建设时期,提出了“建设一流沙漠油建工程”的目标;原油投产初期,提出了“造就一流开发队伍,创造一流工作业绩,建设一流沙漠油田”的目标;1996年为保证整个油田400万吨原油生产任务的完成,提出了“宁可多掉10斤肉,也要完成200万”的目标。一个目标一股劲,一个意志一条心。青年文明号争创目标的提出,把建设石油伟业的任务印到每一位青年心中,传递到每一位青年肩上,分解到每一位青年手中,激发了他们以实际行动为这个亘古未有的伟大事业自觉奉献、努力奋斗的信心和决心。

塔中作业区在争创青年文明号过程中,开展了向身边的典型学习的活动。会战初期,一大批大庆等油田的优秀职工来参加会战,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和石油工人的光荣传统在塔里木油田发扬光大。1990年,塔里木油田涌现了“铁人”式的优秀共产党员王光荣,他一心扑在工作上,最后晕倒在本职岗位上,献出了宝贵的生命。1993年,主动从华北油田来塔里木参加会战的黎万林是“青年知识分子的楷模”。为了找到大油田,他在沙漠里一呆就是六个月,因劳累过度患了重病,由于工作忙没有得到及时治疗,最后离开了人世,实践了自己“生命诚可贵,为油也可抛”的铮铮誓言。活生生的典型激励和感染着青年职工扎根大漠,不畏艰难,为塔中油田的建设和发展贡献力量。

工作苦啊,他们迎着苦上。19956月的一天,一台生产分离器出口阀门出现压盖断裂渗油问题。刘明赐带领几个人马上开始了抢修。在处理过程中,阀门闸板脱落,原油大量刺出,强烈的油气味熏得他们不能呼吸,连眼都难以睁开。但他们没有退却,想都没想就脱下衣服堵漏,满屋的油沫淋得他们个个像“落汤鸡”。事故最终被扼制住了,他们几个人却由于天然气中毒连晚饭也吃不下去。他们从头到脚全是黑乎乎的原油,平生第一次竟然用不少的洗涤灵才把全身清洗干净。

工作累啊,他们咬紧牙关。为了赶在1996815日塔中四临时集油站投产之前将站外的三十多口油田全部投产完毕,作业区的青年职工在沙漠最热的月份里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会战热潮。火辣辣的太阳把油管晒得滚烫,普通的手套根本耐不住热,大部分职工手上肩上都烫起了血泡。平时空手走在起伏不平的沙地里也异常困难,但他们硬是两个人肩扛重达二、三百斤、长达9.6米的油管每天步行20多公里的路。这样一干就是两个月,不少人累出了病。张秋坡就是在投产期间伤了膝盖,因未及时治疗留下了后遗症。面对超乎寻常的体力透支,塔中的青年人没有倒下,他们终于赶在预定时间内将站外三十多口油井全部放喷或替喷完毕,为指挥部争取了原油产量。

工作危险啊,他们毫不畏惧。199910月的一天,塔中油田又是一个狂风吼叫、黄沙弥漫的日子。作业区采油二队队长王春生带领一名职工在塔中161转油站巡检时,发现原油事故罐呼吸阀的液压油“顶”了出来,如果不及时处理,就有可能造成呼吸阀开关不灵活并“暴”罐,酿成重大事故。为了保证安全生产,王春生毫不犹豫地顶着风暴,艰难地爬上十几米高的罐顶。面对强烈的风暴,在平地上都举步艰难,双目难睁,更何况站在十几米高的油罐顶上,加上半球形的罐顶覆盖着一层薄沙之后脚下打滑更不易站稳,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王春生就这样艰难地修理呼吸阀,排除了故障。事后,大家都说他差一点摸着了“阎王的鼻子”。

张强,塔中作业区天然气站站长,今年才27岁。可这里的每个人都对他竖起大拇指。他勤于钻研,善于思考,过硬的技术和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得到国外公司的欣赏。澳大利亚Honeywell公司的一位负责人曾这样称赞他:“张先生目前的水平,不比我们公司任何一名工程师差。”当该公司提出以高薪聘请他加盟时,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我不能对不起教育我的领导,也离不开我追求的事业。”他对工作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小弟兄们都非常佩服他。

去年塔中作业区进行了一次体检,结果大多数人心率偏缓,有的人心率只有40多次/分。在这里,掉头发、骨质疏松、牙齿掉渣、高血压是“通病”。有一位在机关工作的同志对王春生说:“每年多给我2万元,我也不愿去塔中工作。”王春生回答得简单而平淡:“那里需要人,总得有人去”。

在塔中作业区,可以看到这群年轻人们用沙石铺砌起来的巨幅标语:征战沙漠,向瀚海要油!在漫漫大漠中不惧困难,勇敢地投身石油建设的大熔炉,塑造出了百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