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不动的青春之旗---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分公司塔中作业区

发布日期:2014/3/26   发布人:团中央

         说起沙漠,人们自然会联想到起伏如潮、无边无际的沙丘和疯狂肆虐、席卷一切的风暴,在很多人眼里,沙漠是神秘莫测而不敢走进的。然而,就在被誉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塔中,就在这块方圆几百公里荒无人烟的神奇地方,矗立着一座现代化的油田,活跃着一支敢向沙漠宣战的年轻队伍??塔里木油田分公司塔中作业区;就在一望无际、遮天蔽日、昏天昏地的漫漫风沙中,飘扬着一面吹不倒、撼不动的青春之旗青年文明号旗帜,展示着新一代石油青年勇战沙海、敢叫风沙低头的青春风采。

几年来,塔中作业区通过开展青年文明号活动,引导青年职工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对石油事业的无限忠诚、开拓创新的科学态度和直面困难的乐观主义精神在大漠深处浇灌了一株鲜艳的石油花,在“死亡之海”谱写了一曲当代青年的创业歌。

把理想融于现实,让信念熊熊燃烧

我们这个集体现有职工96名,绝大多数是九十年代以后从全国24所大中专院校和全国16个省区市90个不同的地方陆续分配来的大中专毕业生,平均年龄不到30岁。虽然他们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院校,虽然他们性格迥异、爱好有别,但都是写了申请书志愿要求来的,都是十里挑一、百里挑一的优秀学生。他们中很多人本可以留在大城市,干些轻松的工作,但都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塔里木,来到了塔中。

颜文豪,四川人,1997年从华东石油学院毕业后主动申请来到塔里木。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艰苦地方比城市更能锻炼人。”几年来,他感到人格、毅力、能力等方面有了明显提高,很快成长为采油一队副队长。回想当时的选择,他说:“塔里木是个大熔炉,当时的选择是对的。”

任今明,1995年从西南石油学院毕业时,父母通过朋友帮忙,替他找了一份工作,但他拒绝了。他说:“我想靠自己的能力,不愿靠父母。自己从农村出来,不怕吃苦。哪个地方有人呆,我也就能呆。塔里木是新开发的油田,更能施展自己的本领”

石油是工业的血液,是国民经济的命脉。在塔里木寻找和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油气田是几代石油人的共同追求和夙愿,是广大会战青年的共同事业。我们把有机会参与和建设这个世纪性工程作为自己的光荣和自豪,把蕴藏在塔里木地下的石油亲手采出来作为他们的理想和志向。

理想真的可以支撑一切吗?“塔克拉玛干”,维语的意思是“进去出不来”。塔克拉玛干沙漠自然条件极其恶劣,年降雨量少于60mm,年蒸发量却高达21002400mm左右。3月至9月是风季,风速817m/s,最高时可达30m/s,沙丘移动迅速。这里无地表水,地下水是苦咸水,人、畜不能直接饮用。“这也入,那也入,无孔不入”的漫漫黄沙和“天茫茫,地茫茫,人心茫茫”的无边心境,对这些踌躇满志的年轻人无疑是一种考验。

今年23岁的何凌去年从重庆石油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来到塔里木油田,就盼望到塔中作业区工作。他想塔中地处沙漠腹地,正好考验一下自己的冒险精神。他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初进塔克拉玛干沙漠,看到一望无际、连绵起伏的沙丘,心中豪情万丈,这就是令人却步的‘死亡之海’吗?我也终于进到这片神秘的土地上,可以大干一番了,真想叫司机把车停下,对着蓝天兴奋地大吼几声。可一旦进入塔中作业区,才感到这里太寂静了,孤单寂寞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我想家,想家那边的繁华和热闹,这时我又想大喊,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后来,他通过参加青年文明号活动,通过与师傅谈心,觉得师傅了不起,便也呆了下来。现在,他认为自己的生活与城市人相比或许内容单调一些,但生活质量应该说更高,因为自己没有虚度光阴,因为自己的生活实实在在。

青春本是一叶舟,理想信念则是启航的帆。塔中作业区在开展青年文明号活动过程中,把理想信念教育作为加强青年思想政治工作的核心内容来抓。他们通过召开青年文明号活动大会、授青年文明号旗、召开座谈会、报告会等多种方式,宣讲党中央、国务院对石油职工的亲切关怀和殷切期望,宣讲石油工业在国际政治斗争和国民经济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宣讲加快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宣讲塔里木会战的大好形势和艰苦任务,帮助团员青年充分认识塔里木油田在我国石油战略中的地位,认识塔中油田在塔里木油田发展中的历史地位,特别是充分认识“西部大开发”和“西气东输”给塔里木油田实现跨越发展提供的良好机遇,增强了团员青年的责任感和紧迫感,激发了他们为油拼搏、报效国家的豪情壮志。他们结合青年人特点组织开展了“理想、信念、人生”演讲比赛和“扬起时代风帆,铸造塔中精神”主题教育活动,举行了学习当代石油青年楷模秦文贵座谈会,组织团员青年收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并开展讨论,高尚的精神感染着青年,升华着他们的思想境界。

今年30岁的何孝斌当年在中原石油学院上学时,学生科科长找他谈话,希望他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写入党申请书。可他觉得入不入党无所谓,入不入党没什么用处,为此父亲还和他理论了一番。来到塔中作业区初期,他仍觉得只要干好自己本职工作就行了,思想上进步不进步无关紧要。可干了一段时间后,他就慢慢为这个团结向上、青春勃发的集体所感染,深深地感到这是一个提高自己、锻炼自己的地方。在这里,思想上不要求进步是会落伍的,是呆不下去的。各种行之有效的思想教育工作使他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他主动写了入党申请书,并在199812月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塔中作业区的发展史就是年轻人的成长史。塔中作业区副经理刘明赐兴奋地告诉我们:这里适合青年人工作和生活。1994年大学毕业的张强,由于技术业务水平高、工作能力强,很快由普通职工成长为技术带头人,再走上副站长、站长的工作岗位。1997年大学毕业的颜文豪,由于各方面表现突出,工作两年后就被提拔为采油队副队长。在塔中,我们看到一大批青年在这里获得了比老油田更多的发展机会,经受了更多的锻炼,正在茁壮成长。

塔中作业区的年轻人们说得好:生活是五颜六色的,既需要牡丹盛开,也需要胡杨存在。做沙漠中的胡杨,我们义无反顾!

每当有人来参观,塔中作业区的年轻人们都会领大家去看沙漠腹地的那一片胡杨林。据说,那如铮铮铁骨般挺立在漫漫黄沙之中的胡杨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我想,不朽的,又岂止是胡杨?塔中作业区年轻人为了祖国的石油事业奉献青春的执着和信念是永远不朽的。

艰难困苦顶着干 保尔精神放光彩

在塔中油田,工作的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春天花红草绿、阳光明媚,秋天硕果累累、天高云蓝,但沙漠的春秋却是风沙肆虐。那风没个定数,一天之内就可以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刮个遍。起风后,前往后冲,后往前钻,上往下压,下往上旋,简直没有方向。狂风席卷的大漠黄沙,搅得遮天蔽日,辨不清方向,井场、计量间、联合站经常被“铺”上十几公分厚的沙尘,不用说正常的巡检、维护工作,光是清理沙子就需要干上大半天。

夏天,地表温度达到74度,空气中刮过的热风也有40多度。塔中油田油质好、气油比高,高温下容易起火,需要增加巡检次数,很多人耐不住高温的炙烤常常晕倒。冬天,沙漠气温有时降到-32℃。采油工顶着凛冽的寒风穿梭在每一个井场,检查设备、维护保养、检查渗漏、记录数据,记录数据三、五分钟往往就冻得双手麻木。

选择了沙漠,就意味着选择了艰苦,选择了在艰苦中磨炼成钢。塔中作业区把引导青年艰苦创业作为开展青年文明号活动的重中之重,着力把青年职工锻造成为“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他们在每个时期都制定明确的鼓舞人心的青年文明号创建目标:地面建设时期,提出了“建设一流沙漠油建工程”的目标;原油投产初期,提出了“造就一流开发队伍,创造一流工作业绩,建设一流沙漠油田”的目标;1996年为保证整个油田400万吨原油生产任务的完成,提出了“宁可多掉10斤肉,也要完成200万”的目标。一个目标一股劲,一个意志一条心。青年文明号争创目标的提出,把建设石油伟业的任务印到每一位青年心中,传递到每一位青年肩上,分解到每一位青年手中,激发了他们以实际行动为这个亘古未有的伟大事业自觉奉献、努力奋斗的信心和决心。

塔中作业区在争创青年文明号过程中,开展了向身边的典型学习的活动。会战初期,一大批大庆等油田的优秀职工来参加会战,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和石油工人的光荣传统在塔里木油田发扬光大。1990年,塔里木油田涌现了“铁人”式的优秀共产党员王光荣,他一心扑在工作上,最后晕倒在本职岗位上,献出了宝贵的生命。1993年,主动从华北油田来塔里木参加会战的黎万林是“青年知识分子的楷模”。为了找到大油田,他在沙漠里一呆就是六个月,因劳累过度患了重病,由于工作忙没有得到及时治疗,最后离开了人世,实践了自己“生命诚可贵,为油也可抛”的铮铮誓言。活生生的典型激励和感染着青年职工扎根大漠,不畏艰难,为塔中油田的建设和发展贡献力量。

工作苦啊,他们迎着苦上。19956月的一天,一台生产分离器出口阀门出现压盖断裂渗油问题。刘明赐带领几个人马上开始了抢修。在处理过程中,阀门闸板脱落,原油大量刺出,强烈的油气味熏得他们不能呼吸,连眼都难以睁开。但他们没有退却,想都没想就脱下衣服堵漏,满屋的油沫淋得他们个个像“落汤鸡”。事故最终被扼制住了,他们几个人却由于天然气中毒连晚饭也吃不下去。他们从头到脚全是黑乎乎的原油,平生第一次竟然用不少的洗涤灵才把全身清洗干净。

工作累啊,他们咬紧牙关。为了赶在1996815日塔中四临时集油站投产之前将站外的三十多口油田全部投产完毕,作业区的青年职工在沙漠最热的月份里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会战热潮。火辣辣的太阳把油管晒得滚烫,普通的手套根本耐不住热,大部分职工手上肩上都烫起了血泡。平时空手走在起伏不平的沙地里也异常困难,但他们硬是两个人肩扛重达二、三百斤、长达9.6米的油管每天步行20多公里的路。这样一干就是两个月,不少人累出了病。张秋坡就是在投产期间伤了膝盖,因未及时治疗留下了后遗症。面对超乎寻常的体力透支,塔中的青年人没有倒下,他们终于赶在预定时间内将站外三十多口油井全部放喷或替喷完毕,为指挥部争取了原油产量。

工作危险啊,他们毫不畏惧。199910月的一天,塔中油田又是一个狂风吼叫、黄沙弥漫的日子。作业区采油二队队长王春生带领一名职工在塔中161转油站巡检时,发现原油事故罐呼吸阀的液压油“顶”了出来,如果不及时处理,就有可能造成呼吸阀开关不灵活并“暴”罐,酿成重大事故。为了保证安全生产,王春生毫不犹豫地顶着风暴,艰难地爬上十几米高的罐顶。面对强烈的风暴,在平地上都举步艰难,双目难睁,更何况站在十几米高的油罐顶上,加上半球形的罐顶覆盖着一层薄沙之后脚下打滑更不易站稳,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王春生就这样艰难地修理呼吸阀,排除了故障。事后,大家都说他差一点摸着了“阎王的鼻子”。

张强,塔中作业区天然气站站长,今年才27岁。可这里的每个人都对他竖起大拇指。他勤于钻研,善于思考,过硬的技术和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得到国外公司的欣赏。澳大利亚Honeywell公司的一位负责人曾这样称赞他:“张先生目前的水平,不比我们公司任何一名工程师差。”当该公司提出以高薪聘请他加盟时,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我不能对不起教育我的领导,也离不开我追求的事业。”他对工作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小弟兄们都非常佩服他。

去年塔中作业区进行了一次体检,结果大多数人心率偏缓,有的人心率只有40多次/分。在这里,掉头发、骨质疏松、牙齿掉渣、高血压是“通病”。有一位在机关工作的同志对王春生说:“每年多给我2万元,我也不愿去塔中工作。”王春生回答得简单而平淡:“那里需要人,总得有人去”。

在塔中作业区,可以看到这群年轻人们用沙石铺砌起来的巨幅标语:征战沙漠,向瀚海要油!在漫漫大漠中不惧困难,勇敢地投身石油建设的大熔炉,塑造出了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苦炼”精神。前不久,看了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电视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以后,塔中作业区的年轻人又一次为保尔的事迹所感动,并产生了强烈共鸣。几十年前那个戴布琼尼士兵帽、挥舞铁锹在寒风中修路的形象,成了塔中作业区年轻人心目中永远的偶像。牧师常常教人应该怎样活着,保尔不是牧师,但他的活法却让人感动,激励更多的人去思考。在争创青年文明活动的座谈会上,这些青年纷纷勉励自己:“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我们要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听了他们的铮铮誓言,我们想,这不就是新时期的保尔精神吗?

只有荒凉的大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大漠孤烟直”。风,沙,烈日,寒冬,远离人群,与世隔绝,荒凉是大漠的主题曲。

采油二队一共8个人,住在四周无人的铁皮房子里。由于倒班,平时只有三四人上班。采油二队队长王春生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件事:“19978月我在办公室写材料,感到隔壁职工住的房间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便走过去看。结果朦胧地看到三个人一丝不挂地钻进了屋。问干啥去了,谁都不说。第二天,才了解到他们那天觉得无聊,便光着身子滚沙子去了。”他说,生活枯燥是对人最大的挑战。寂寞时常有人对着天空大喊。

塔中自然环境恶劣,是全探区离基地最远的作业区。有人形容说这里有“三燥”:气候干燥、心情烦躁、生活枯燥。针对这种情况,塔中作业区通过青年文明号活动寓思想政治工作于多办实事之中,在青年文明活动中注重激发青年的生活情趣,并启发青年自我教育,自我调节。

每周二和周五,作业区团总支都要举办卡拉OK歌舞晚会,组织沙漠足球赛、篮球赛、棋牌比赛、游园等活动,使青年们拥有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去年大年三十,他们组织了爬沙丘比赛,大家在沙海里竞显身手,度过了特别的除夕夜。晚上,作业区举行了别开生面的篝火晚会,兴高采烈的青年伴着激昂的乐曲围着篝火跳舞、燃放烟花爆竹、烤羊肉串,欢声笑语回荡在大漠深处。单调生活内容的改变,使青年人由心情烦燥变成心情舒畅,工作劲头更足了。

在塔中作业区年轻人的心中,团总支是大家的“贴心人”。对于大家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团总支总是及时去了解,设身处地去考虑,积极想办法去解决。

沙漠里没有花前月下,没有喁喁私语,但这里都是年轻人,他们一样有着七情六欲,有着交友恋爱的青春梦想。由于跟外界接触少,有一部分人找对象较困难。为此,团总支与库尔勒市有关单位联系,组织了多次“情系大漠”青年联谊活动,为青年解决个人婚恋问题牵线搭桥。联合站工作噪音太大,严重影响了职工的情绪和身体健康,团总支及时把这一情况反映给作业区领导。作业区为所有职工配了耳塞,使他们免受噪音的困扰。塔中水质化验不合格,公寓热水管线腐蚀严重,职工洗澡困难。团总支及时反映情况,协调引进了水处理设备,现在职工下班后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了。一连串的实际问题解决下来,原来愁云密布的脸儿放晴了,原来动荡的心儿平静了,原来难做的工作做通了。

充实的生活不仅有赖于外部环境的努力,更要靠自我心态的调节。今年25岁的于江是一个女青年,在众多小伙子中格外显眼。她对我们说:“人活着是追求一种精神。这里的人特别乐观向上,开朗融洽,现在大家都有事干,都有好心情,心里感到很充实。我们都在学习,都在拓宽自己的知识面。不少人还经常上网,一点都不闭塞。”

现在,塔中作业区已告别了荒凉。一走进塔中,就会看到穿着红色信号服的年轻人在忙碌着,他们打破了沙漠黄褐色的沉默,在“死亡之海”腹地荡漾出勃勃生机;一走进塔中油田的大门,就会看到这样一幅对联:只有荒凉的大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荒凉,不属于青年文明号。

相聚的时间很短,离别的日子很长

塔中作业区地处沙漠腹地,青年职工的家都在500公里外的库尔勒市。他们往往是在塔中工作半个月,再回库尔勒市休息半个月,由于任务重,常常是一年有半年多不在家,这构成了塔中作业区年轻人特殊的家庭生活。

今年春节前,陈新伟已经50多天没回家了。4岁女儿由于想爸爸,便从库尔勒市打电话过来,用稚嫩的声音对他说:“爸爸,我好想你。我能不能在脱下棉袄前见到你呀?”听到这话,陈新伟心里发酸并落泪了。他又何尝不想回家,又何尝不想抱抱女儿享受天伦之乐呢?只是工作太忙了,他实在走不开呀。

选择了沙漠,选择了塔中,就选择了分离,选择了奉献。塔中作业区在开展青年文明号活动过程中始终强化奉献意识,在青年职工中树立起舍小家为大家、舍个人为集体的精神风貌。

张强刚结婚不到三个月,妻子确诊患了癌症。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平时没有时间陪妻子,这下总该好好陪陪她了吧。可是,4-K1压缩机急需上马,作为站长的他确实放心不下。118日,留下正在接受化疗的妻子,他从北京的医院匆匆赶回来,连家都没回,就直接进了沙漠,而且一干就是50多天。单位这时正值分房,有人早已挑了又挑,选了又选。他没时间,顾不上挑,就请基地的一位朋友随便代挑了一套。

任今明的妻子太爱他了,他每次回家都舍不得他离开,都在日历本上划考勤。考勤不合格,是要发脾气的。为了弥补,他每次回家都做饭,做家务,他自己说表现特好。

王春生,每天晚上都打电话向妻子“汇报”,否则就要挨“臭骂”。妻子有时也问他:“你什么时候能调回来?”他总是说:“都调回来,谁在前线干?”每次休假时,起初二三天还可以,接下来家里就感到多了一个人,妻子和孩子已习惯他不在家,家对他来说成了一个“旅馆”。他女儿6岁多,去年常闹病,远在千里之外的他无法照顾,只好由妻子经常请假。最后由于请假过多,原在档案馆工作的妻子去年被迫下岗,留下很大遗憾。

塔中作业区的年轻人都对家庭怀有深深的愧疚。他们有可能不是好丈夫、好爸爸,但绝对是好职工、好青年。

努力提高素质,让洋设备俯首称臣

沙漠油田,有着特殊的技术要求和素质要求。而塔中油田是全国目前唯一的一座自动化程度很高的沙漠油田,地质条件复杂,工艺设备基本都是进口的,油、气、水、电系统设备来自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法国等8个国家。这尤其需要塔中人迎接知识经济的挑战,勇攀科技新高峰。

塔中作业区在开展青年文明号活动过程中把提高青年的技术素质作为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来抓,着力于培养能够担当建设和管理现代化油田重任的新型石油工人。他们在青年中开展了导师带徒活动,12名新分配的大中专毕业生分别与理论功底深厚、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师傅签订了导师带徒责任书,并掀起了“对照标准出题练、立足岗位刻苦练、互帮互学比着练、技术比赛推动练”的岗位练兵热潮,同时举办了一系列诸如自动化、地质、油藏、采油、集输、石油机械、经营管理等油田主要专业的技术培训,涌现出一批一专多能的高素质技术人才。

任东兴,这位从中原石油学校毕业的中专生,置身于这么多大学生中时时感到求知的强烈冲动。他自学英语,用了6年的时间获得了新疆大学的专科文凭。他立足岗位,学习成才,经常向外国专家学习,整天与外国专家“泡”在一起,看资料,提问题,学着干,慢慢掌握了天然气站操作和维护技术,在众多大学生中脱颖而出,成为响当当的总工程师。前不久天然气丙烷制冷压缩机维修后试运行。刚一开机,他凭丰富的经验就听出了异样声音,立即感到机器出了问题,大喊一声“停”。停机检查后发现果真是轴承内瓦没装配好。事后,人们说,多亏他及时发现,否则继续运转会发生机器爆炸、天然气外泄、引发火灾的严重事故。

塔中作业区针对大中专毕业生多、整体素质较高的特点,在青年中成立了科技攻关小组、科技兴趣小组、QC小组等,围绕油田工艺设备革新改造以及生产方案的调整,积极开展了“五小”攻关活动和科技创新活动。

外输泵是联合站的大型机泵设备,投产初期,外输泵机械密封经常漏油,作业区向德国I.D.P公司提出过维修要求,但外方在经过几番努力无法解决后,作出了违约赔偿的决定。问题解决不了,就会耽误生产,怎么办?面对困难,作业区青年人没有退缩,在一无经验、二无资料的情况下,成立了以吴文涛、张强等几名同志为骨干的青年突击队,负责外输泵机械密封的技术攻关。他们查图纸,翻记录,做实验,经过半个多月的艰苦努力,终于发现了问题症结在于沙粒进入密封,引起轴磨损而导致密封不严。原因找到后,他们设计了好几种不同的保护措施,最后采用前后机械密封接水管线加水力冲砂流程的办法,顺利解决了这个问题,将停泵检修周期由原先的2-3天延长到60天,将机械密封的寿命延长了7-8倍。不说节约人力、材料费用,仅仅从保证原油外输任务的顺利完成方面讲,就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在塔中油田投产时,由于设备和技术问题以及油田的特殊气候条件,各类井的情况变化复杂,油气产量无法准确计量,给油田的地质分析带来了相当大的困难,阻碍了对油田进行合理开采措施的制定和实施。负责油系统的加拿大Maloney公司曾两次派工程师前来调试,均无功而返。1998初,在作业区党总支的大力支持下,团总支发起成立了科技攻关小组,打响了这场计量攻关战。自己动手的难度非常大,最主要是没有资料,没有工具。在兄弟单位和乙方队伍的大力支持与配合下,他们制定出了“先就地、后远传,先量油、后量气”的主攻方向,用排除法不断地摸索,先后拆装了十套孔板,对比计量了137井次,录取数据2000多个,先后解决了温度对流量计的影响、供电不稳、数据丢失、流量计参数无法确定、读数不准以及排液不畅而引起的误差等几项重大问题。到了5月,计量攻关取得阶段性成功,基本上解决了单井油计量问题和天然气计量的就地部分,为以后展开地质分析、实施合理开发措施创造了有利条件,节约劳务费230多万元。

塔中作业区的青年,正是靠科技创新创造了1999年人均生产原油2.5万吨、吨油操作成本控制在47元以内的高水平,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系统名列前茅。集团公司1999年吨油操作费用平均为270元,而塔中油田只有99元。

“茫茫沙漠大无边,钻机轰鸣震破天,谁道沙漠是死海,石油健儿当乐园”。年轻的塔中石油人正高举青年文明号旗帜,豪迈地在沙漠中远行。

注:该集体被中宣部确定为中央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召开前宣传的全国4个重大典型之一,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及其他报刊上进行了重点报道。

相关文章